观察|朔尔茨即将赴海湾求“气” 结果难言乐观

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日前宣布,德国总理朔尔茨将从9月24日开始出访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卡塔尔三国,随行的将有一个高级商业代表团。尽管德国政府发言人并未言明此访主题,但能源合作应是朔尔茨此访的核心诉求。分析普遍认为,朔尔茨的这趟求“气”之旅即便能暂时和局部缓解德国“气短”问题,德国想长久解决“气短”问题还是绕不开俄罗斯。

今年2月俄乌战事爆发以来,欧洲多国对俄罗斯展开数轮制裁,反噬效应便是导致了欧洲能源危机。作为“欧洲经济发动机”和世界主要经济体之一,德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度高达55%,因此此次受到的反噬最大,也结束了依靠“北溪1号”天然气管道享受廉价俄罗斯天然气的好日子。

“北溪1号”管道东起俄罗斯维堡,经由波罗的海海底通往德国,自2011年建成后,是欧洲国家接收俄罗斯天然气的重要管道之一,更是俄向德输气的最大单一管道。俄乌战事爆发前,俄罗斯通过该管道每年向德国最高可输送592亿立方米天然气;但俄方因各种原因多次减少输气量,使今年上半年通过“北溪1号”管道出口欧洲的输气量大幅降低。8月31日,俄方“因技术故障”全面暂停了“北溪1号”管道对欧天然气输送,切断了欧洲天然气的主要来源。同时,由于德国政府主动宣布已建成的“北溪2号”管道永不投入运营,彻底将自己和其他依靠俄气的欧洲国家逼到了能源供应断崖式下降的境地,进而触发了日益严重的能源、经济、社会乃至政治危机。

据德国联邦政府统计和预测数据,因能源价格大幅度上涨这个主要因素,德国8月份通胀率飙升至7.9%,未来几个月内可能会突破10%;第二季度经济环比增速已由上季度的0.8%锐减到0.1%。9月19日,两家德国天然气管道运营商打破沉默,向俄罗斯发出供气请求,这是德国购气方自俄方断供以来首次公开服软低头,足见能源危机影响之大。

除俄罗斯天然气断供之外,欧盟对俄罗斯实施煤炭禁令,也使得欧洲国家无法从世界三大煤炭出口国之一的俄罗斯进口煤炭。尽管使用煤炭不利于碳中和目标的实现,短期内却能缓解欧洲能源危机的燃眉之急。今年欧洲遭遇百年一遇的高温和干旱,更是让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能源危机雪上加霜,包括德国在内的一些国家被迫走回燃煤和核电的老路。

俄罗斯断供后,德国政府层面并未表现出过分担忧,甚至声称已为今年冬天可能加剧的能源危机作好了准备。同时,德国也在与欧盟积极商讨共同需求解决能源危机的其他对策,包括加大绿色能源使用、提高煤炭与核电的比例,甚至动员消费者改变生活习惯、减少天然气消耗。

但是,德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高度依赖,导致天然气供应大缺口很难短时间完成替代。尽管德国宣称目前已完成天然气库存计划的9成,但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表示,只需一个冬天,德国的这些天然气库存将全部耗尽。为此,德国政府正欲加速建立液化天然气(LNG)供应体系,尽快从中东地区特别是卡塔尔购买更多液化天然气便是救急方案之一。

在这个背景下,朔尔茨此访海湾地区,被认为是是寻求海湾国家的帮助,以解德国“气短”之困。

在海湾三国行的第一站沙特阿拉伯,朔尔茨将会见沙特国王萨勒曼和王储,据称朔尔茨“将肯定提及”沙特流亡记者卡舒吉谋杀案。有分析认为,沙特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产油国和石油出口国,对平抑全球能源危机作用关键,朔尔茨以“人权外交”的架势寻求沙特助力缓解能源危机,实在有违情理,结果也很难预期。

朔尔茨此次求“气”之行的重点,可能在第三站卡塔尔。人口不到300万、国土面积不足1.2万平方公里的海湾小国卡塔尔,却坐拥仅次于俄罗斯和伊朗的世界最丰富天然气储备,储量高达24.7万亿立方米,占全球总量的13.1%。据美国标普全球商品洞察公司数据,去年卡塔尔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目前液化天然气产量约为7700万吨/年,未来几年产能将提高至1.26亿吨/年。

虽然卡塔尔每年液化天然气产能的30%输送到了欧洲,但因俄罗斯天然气价格更为低廉,且德国并无液化天然气运输终端直达海湾地区,所以德国从未与卡塔尔进行过天然气合作。但欧洲能源危机爆发以来,欧洲多国能源部门主管纷纷南下与卡塔尔接触,希望签署液化天然气进口协议,德国也是其中之一。哈贝克今年3月已经造访过卡塔尔,双方就建立能源伙伴关系达成一致,卡塔尔方面表示准备从2024年起对德国进行液化天然气供应。今年5月卡塔尔国家元首塔米姆访问欧洲多国时,与德国签署了深化能源伙伴关系的声明。

然而,观察人士分析认为,朔尔茨此次海湾“求气”之旅前景总体不太乐观。一方面,沙特、阿联酋等国石油和天然气产能增量空间较小,它们更乐于通过保持价格高企增加出口收入,也不想因填补俄罗斯留下的市场空白而得罪莫斯科。即便卡塔尔能解决德国和欧洲的一部分天然气短缺问题,但是,船运液化天然气成本很高,且海上运能原本就已十分紧张,临时修建海湾至欧洲特别是德国的天然气输送管道更是天方夜谭。因此,朔尔茨此次求“气”之行即便有所收获,也只能是临时救急,仅可局部和暂时缓解能源短缺危机。

德国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正在积极寻求长期能源供应合作的多元化,单一能源来源的供应比例将会被控制在10%到20%间,以扭转过去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局面。但从现实角度看,德国和欧洲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局面并非三两年就能彻底改观。要解决今冬乃至未来几年的能源短缺和经济困境,德国和欧洲恐怕还得致力于尽快和平解决俄乌冲突,结束美欧对俄制裁封锁,恢复与俄罗斯的能源和经济合作。

(作者简介:沈斐斐,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副研究院;马晓霖,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