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总理中东“寻气”不容易

“北溪”天然气管道泄漏事件仍在发酵,无论事故真相如何,都将对欧洲能源供应造成严重影响。而就在此事故发生前不久,德国总理朔尔茨对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卡塔尔三个海湾国家进行了访问,目的是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开辟新的能源进口途径,寻找新的天然气供应。乌克兰危机升级后,欧盟对俄罗斯的大规模制裁遭到反噬。俄罗斯中断了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使欧洲能源危机加剧,让德国遇到前所未有的打击。显然,赶紧寻找气源应对即将到来的冬季,成为德国政客从上到下手头最重要的工作。

当地时间9月25日,德国总理朔尔茨抵达卡塔尔首都多哈进行正式访问。他和卡塔尔国家元首埃米尔塔米姆、能源事务国务大臣卡比举行了会晤,重点就德国从卡塔尔进口更多天然气进行磋商。埃米尔塔米姆在会见朔尔茨后表示,双方之间的谈判正在深化。卡塔尔已扩大其天然气生产,因为卡塔尔意识到不断增长的需求。朔尔茨表示,他曾与埃米尔塔米姆谈过液化天然气的交付问题。但他没有提供更多的细节,更不要说签署相关合同了。

卡塔尔拥有仅次于俄罗斯和伊朗的世界第三大天然气储量,其液化天然气产量和出口量也长期位居世界前列。乌克兰局势升级后,欧

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今年5月曾访问德国,两国签署深化能源伙伴关系的声明。但由于在合同期限、天然气价格等问题上存在分歧,双方未能就天然气供应协议达成一致。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为了“去俄化”,早在之前的3月份就已亲赴卡塔尔“求气”。无奈卡塔尔一时腾不出多余的产量供应德国,而且卡塔尔希望同德国签署长期供气协定,但哈贝克所属的绿党则因为其气候目标,主张德国短期利用卡塔尔的天然气解决燃眉之急。卡塔尔方面能否接受德国将其液化天然气作为过渡型能源手段的设想,现在还不能确定。尽管双方会谈气氛融洽,但哈贝克并未从中东地区为德国带来一立方米的天然气。据悉,由于产能和基础设施原因,卡塔尔就算提供液化天然气,最快也要到数年之后才能供应德国。

虽然在本次访问中朔尔茨也未能从他最大的目标国卡塔尔获得合同大单,但他在对阿联酋的访问中有所斩获。据德国媒体报道,阿联酋同意今年将向德国供应首批液化天然气。总部位于德国埃森的能源集团RWE与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在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签署了合同,将交付超过13.7万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普通人从数字中其实并不知道,这个数量其实尚不及俄罗斯通过“北溪-1”天然气管道2月1日一天向德国的输送量。但无论如何,朔尔茨这次没有空手而归。数量虽相对较少,但至少是一个开始,而且象征意义更大:从阿联酋通过船舶运送的第一批液化天然气计划于12月底运抵德国汉堡附近新建的液化天然气接收站,至少届时将不会出现人们担心的无气可输的尴尬场景,这会让很多德国人在寒冷的冬天感到温暖。

德国和阿联酋政府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还写道“国有的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已在2023年专门为德国客户预留了一些其他液化天然气产品”。此外,这家阿联酋国有公司还与德国下萨克森州能源公司Hoyer签订了相应的协议,称将从2023年开始,每月向其提供多达25万吨的柴油燃料。

其实对三个海湾国家的访问并不是朔尔茨的政治梦想之旅。但俄乌冲突的现实迫使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防止德国的能源供应在冬季崩溃。在当前德国联合政府民调不利的情况下,他必须确保电力和热力的价格不会撕裂社会或危及整个经济和工业部门。为了这个目的,朔尔茨已经多次到过加拿大、非洲和挪威等地,变成了一个总理级的“能源业务员”。包括他在内的德国联邦政府各级官员六个月来,一直马不停蹄地试图从海湾地区获得额外的液化气供应。朔尔茨在26日回到柏林后就被确认感染了新冠病毒,不得不居家隔离,但他这次总算没有白忙活。

根据美国能源机构EIA的数据,阿联酋拥有世界第七大已探明天然气储量,约6万亿立方米。迄今为止,阿联酋的液化气出口主要销往亚洲。为了扩大海湾国家的天然气生产,朔尔茨在访问期间力促海湾国家增加基础设施投资,以确保世界液化天然气的生产发展到能够满足现有高需求的程度。“这样欧洲就可以脱离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同时,朔尔茨强调,对天然气基础设施投资以及与阿联酋在IT等领域的合作谈判,对于未来的经济合作非常重要,这对于向气候中和经济转型也非常重要。因为当前的液化天然气设施未来可以用于氢能源的利用。

尽管朔尔茨还未从海湾带来更多的能源,但他仍不忘表示,应从多个国家寻找能源供应,不应像过去依赖俄罗斯那样依赖海湾国家。他说,对唯一一家供应商的依赖今后“肯定不会再发生在我们身上”。俄乌冲突前,德国大约55%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

朔尔茨的“寻气行”也还是少不了例行的“规定动作”。德国媒体长期以来对中东国家在人权、民主等各个方面进行傲慢式地批评。按照某些激进的德国媒体的标准,海湾国家都不应成为其能源供应商。无奈之下,朔尔茨只好如媒体所描述的那样不得不进行其“沙漠中的务实外交”。但为了抵挡压力,也只好做做样子。朔尔茨向媒体解释说,在访问中,他该谈到的都与东道主说了。在卡塔尔,他批评作为今年足球世界杯东道主在对待外国劳工问题上的做法,在沙特,据称他谈及了令主人不快的卡舒吉案。但朔尔茨也高调感谢沙特和阿联酋在解决也门冲突中所做的工作。

朔尔茨的中东之行在国内因此也受到“双重标准”的批评。以绿党为主的激进环保主义者对朔尔茨的访问成果并不买账,他们认为,化石能源的供应合同延长了对化石能源的依赖,阻碍了国际商定的向可再生能源转换时间。更有议员质疑朔尔茨此行对缓解国内民众面临的能源涨价压力和经济界面临的困境毫无用处。左翼党议员达格德伦认为朔尔茨此行可能会为向海湾国家出售新武器铺平道路,她甚至将朔尔茨描述为带着“卑鄙的双重标准”的“推销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